回到顶部

随想

一个人去旅行,或是乘车,或是徒步。任由风吹在脸上,不管头发是否凌乱,不管妆容是否精致,只管一路欣赏风景。    我的身体里活着两种极端的人,一种喜欢安逸恬淡,一种喜欢狂野奔放,而现实中的我哪一种都不是。我普通的不能再普通,平凡的不能再平凡,只在看见延伸的公路时幻想自己走到了路的尽头,经过奔涌的河流时幻想自己正寻找它的源头,坐在疾驰的车上时渴望车永远不要停下。我喜欢听林中鸟儿的鸣叫,喜欢看花丛中蝴蝶的飞舞,喜欢望着落日发呆……但这些都只是偶尔发生的事情。


 
评论(1)
热度(1)
©有风吹过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