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顶部

带一具肉体、一本古老的诗集、一瓶浓醇的酒、一瓶来自遥远国度的香水,找一个小时、一天、一周、一个月的时间,找一条河、一个湖、一段公路、一座山,用诗罩心,用酒罩头,用香水罩身,暂时不在,如同死去。星空之下,时间之外,从哪里来?到哪里去?一切必失,只有自在。——冯唐

 
评论
热度(1)
©有风吹过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