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顶部

       修完产假回去上班,一个月里把自己累成了狗。这个假期本来也没想出去玩儿,人太多,到哪都挤不动,不如在家吃吃喝喝,好好休息。而且儿子要上他的兴趣班,还要写作业,女儿也还小,种种理由让自己来了个“家里蹲”。
        本来设想的很好:陪儿子写作业、做手工、看电影,陪女儿听儿歌、晒太阳,陪老人吃顿饭。可是,一到假期,我和先生就像散了架的陀螺——转不起来了。他牙疼,对任何吃吃喝喝都没了兴趣;我扭伤了脖子,头变成了雕塑,不能动弹。真是各种烦躁。虽然也把原来计划的事做完了,可完全没有乐趣可言,只是在应付,原来设想的温馨甜蜜也在疼痛来袭时荡然无存。
         忍无可忍了,今天早上和先生一起去看医生,都打了点滴,疼痛终于消失了大半,感觉浑身轻松了许多。我跟先生说,以后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。
        心情好了许多,带着孩子到公园去看菊花展,这是这个假期唯一一次游玩。儿子一到公园,就像脱了缰的小野马,当时如果给他一对翅膀,他一定能在空中翻好几个滚儿,然后冲上云霄不回来了。女儿也好奇的左看右看,笑得手舞足蹈。
        公园里的菊花并不多,门票十块有些不值,不过只要快乐,又何须计较呢?

 
评论(2)
热度(1)
©有风吹过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