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顶部

院子里的栀子花又开了。以前每年我都会摘很多做成香袋挂在衣橱里,但那枯萎的花的香味远不及鲜花的香味浓郁,纵使我再怎么喜欢它的香气,也没办法据为己有。我总为此而抱有遗憾,为了弥补心中的不快,我喜欢在宁静的夏夜,坐在院子里,就着蝉鸣,隔着月色,使劲儿的吸它的香气,真想把它所有的香气全吸到我的鼻子里,身体里,让我也像它一样芬芳。可是……我怎么吸也吸不完,怎么吸我也没有变成一个香香的人儿。
唐代诗人张祜在《信州水亭》中这样写到:南檐架短廊,沙路白茫茫。尽日不归处,一庭栀子香。咦,这写的不就是我家的栀子花?

评论
热度(11)
  1. 兰子 LANDE有风吹过 转载了此图片
©有风吹过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