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顶部 1 2 3 4 5

带一具肉体、一本古老的诗集、一瓶浓醇的酒、一瓶来自遥远国度的香水,找一个小时、一天、一周、一个月的时间,找一条河、一个湖、一段公路、一座山,用诗罩心,用酒罩头,用香水罩身,暂时不在,如同死去。星空之下,时间之外,从哪里来?到哪里去?一切必失,只有自在。——冯唐

       修完产假回去上班,一个月里把自己累成了狗。这个假期本来也没想出去玩儿,人太多,到哪都挤不动,不如在家吃吃喝喝,好好休息。而且儿子要上他的兴趣班,还要写作业,女儿也还小,种种理由让自己来了个“家里蹲”。
        本来设想的很好:陪儿子写作业、做手工、看电影,陪女儿听儿歌、晒太阳,陪老人吃顿饭。可是,一到假期,我和先生就像散了架的陀螺——转不起来了。他牙疼,对任何吃吃喝喝都没了兴趣;我扭伤了脖子,头变成了雕塑,不能动弹。真是各种烦躁。虽然也把原来计划...

     青春时,总有一首歌会因为某个原因而嵌入你的灵魂,你对它百听不厌,因为歌词里的每一个字都似乎在诉说着你的寂寞与孤独。这种情绪你无处宣泄,只有在歌的旋律里一点点释怀。听着听着你就和这首歌成了朋友,它了解我的快乐和悲伤的缘由,你懂得它旋律里每一个音符的意义,你们彼此交心,秘密从不外露。因为它的陪伴,你的悲伤在一点点减退,你的伤口一点点愈合。你慢慢好起来,也不再需要这首歌的慰藉,于是它渐渐地淡出了你的生活。
    很多年后的一天,你在街头又听到了这首歌,那一种久违的亲切感让你欣喜不已,你就像遇到了一个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不...

深夜读文

读书让我将这世间的污秽看得更清楚,因为知道什么是污秽,所以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美好。

院子里的栀子花又开了。以前每年我都会摘很多做成香袋挂在衣橱里,但那枯萎的花的香味远不及鲜花的香味浓郁,纵使我再怎么喜欢它的香气,也没办法据为己有。我总为此而抱有遗憾,为了弥补心中的不快,我喜欢在宁静的夏夜,坐在院子里,就着蝉鸣,隔着月色,使劲儿的吸它的香气,真想把它所有的香气全吸到我的鼻子里,身体里,让我也像它一样芬芳。可是……我怎么吸也吸不完,怎么吸我也没有变成一个香香的人儿。
唐代诗人张祜在《信州水亭》中这样写到:南檐架短廊,沙路白茫茫。尽日不归处,一庭栀子香。咦,这写的不就是我家的栀子花?

这样就很好    余秀华

春天消逝了
树枝上还有浓稠的鸟鸣
这样就很好

听不见鸟鸣
却有一个露水丰盈的早晨
这样就不坏

这个早晨不是故乡的
是在路上
这样也很好

我不知道你在哪里
但知道你在世上
我就很安心

我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
但是知道你用的口音
仿佛我听见

人间有许多悲伤
我承担的不是全部
这样就很好

         一直都有这样的梦想:年轻,单身,没有恋爱,没有结婚,一个人背着背包去旅行,坐在远行的列车上,望着疾驰而过的风景,耳机塞进耳朵,一路听着林忆莲的《野花》,或者刘若英的《孤单一辈子》,或者其他人的什么歌,就这样一直走,一直走,走到想停下的时候停下,看完了再出发,又一直走,一直走……
         有些事年轻时不做,就再也没有机会做了,即使后来有机会做,也不是年轻时的感觉了。

他今天结婚了,新娘不是她。10年,这部电视剧一直温暖着喜欢他们的人。

下午时光
阳台
夕阳

音乐
和我

清晨,和儿子去园子里散步,看到篱笆架上的喇叭花🌼全开了。看到缠绕在杨树上的这一串,他拉着我说:
大树是蚂蚁的王国,
它们正在忙着为冬天做准备。
喇叭花
是它们清晨吹响的号角。

©有风吹过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