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顶部 1 2 3 4 5

院子里的栀子花又开了。以前每年我都会摘很多做成香袋挂在衣橱里,但那枯萎的花的香味远不及鲜花的香味浓郁,纵使我再怎么喜欢它的香气,也没办法据为己有。我总为此而抱有遗憾,为了弥补心中的不快,我喜欢在宁静的夏夜,坐在院子里,就着蝉鸣,隔着月色,使劲儿的吸它的香气,真想把它所有的香气全吸到我的鼻子里,身体里,让我也像它一样芬芳。可是……我怎么吸也吸不完,怎么吸我也没有变成一个香香的人儿。
唐代诗人张祜在《信州水亭》中这样写到:南檐架短廊,沙路白茫茫。尽日不归处,一庭栀子香。咦,这写的不就是我家的栀子花?

这样就很好    余秀华

春天消逝了
树枝上还有浓稠的鸟鸣
这样就很好

听不见鸟鸣
却有一个露水丰盈的早晨
这样就不坏

这个早晨不是故乡的
是在路上
这样也很好

我不知道你在哪里
但知道你在世上
我就很安心

我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
但是知道你用的口音
仿佛我听见

人间有许多悲伤
我承担的不是全部
这样就很好

         一直都有这样的梦想:年轻,单身,没有恋爱,没有结婚,一个人背着背包去旅行,坐在远行的列车上,望着疾驰而过的风景,耳机塞进耳朵,一路听着林忆莲的《野花》,或者刘若英的《孤单一辈子》,或者其他人的什么歌,就这样一直走,一直走,走到想停下的时候停下,看完了再出发,又一直走,一直走……
         有些事年轻时不做,就再也没有机会做了,即使后来有机会做,也不是年轻时的感觉了。

他今天结婚了,新娘不是她。10年,这部电视剧一直温暖着喜欢他们的人。

下午时光
阳台
夕阳

音乐
和我

清晨,和儿子去园子里散步,看到篱笆架上的喇叭花🌼全开了。看到缠绕在杨树上的这一串,他拉着我说:
大树是蚂蚁的王国,
它们正在忙着为冬天做准备。
喇叭花
是它们清晨吹响的号角。

假期第一天,去山中避暑,偶遇一段木桥。桥边的紫色菁棵花开得格外卖力,那紫色比其他的紫色都要浓烈,香气也格外清幽。

觉得冬天漫长,是因为我们对春天期盼了太久;觉得春天短暂,是因为不舍得它离去。那些我们不愿面对的总要去经历,那些恋恋不舍的也总有一天会逝去,不管是什么,十年后都不过是下酒菜。

抱琴未须鼓

刚才看书,读到明代画家沈周题在扇面上的一首诗:蕉下不生暑,坐生千古心。抱琴未须鼓,天地自知音。让我想到了陶渊明的那句“既得琴中趣,何劳弦上音。”这是我应该修炼的境界。

初见

十几年前,与他初见的那个下午,是她生命中最清晰的老电影。

那天,雪落在窗外,傍晚的校园被雪遮盖了喧哗。

她坐在窗边,望着树梢开出的白花。耳机里飘着许巍的《故乡》,一只手托着下巴,一只手转着钢笔,抛开一大堆的作业,她用音乐把自己锁在透明的盒子里,雪花在音符上跳动。

“谁来了?······”

宁静被打破。她望向门口,

时间,在那一刻定格——

他斜背着单肩包,穿着红黄拼色的羽绒服,带着好奇却又羞涩的微笑走进教室,站在讲桌边,昂着头,却微低着眉。

老师:“····...

©有风吹过 | Powered by LOFTER